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tar-shower's blog

Love makes the world go round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普通的、喜欢冒险、旅行和浪漫的女人。对未来充满了好奇,随时准备接受各种新的挑战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家”系列之一:记忆中的姥姥家  

2010-02-12 11:25:12|  分类: 至亲至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在最初的记忆中,家并不是“爸爸、妈妈和孩子”的生存模式。小时候父母工作都很忙,我和姐姐被寄养在姥姥家。姥爷很早就去世了,大舅和妈妈先后结婚搬出去了,只剩下小舅年纪还小,比姐姐大不了几岁。姥姥领着我们三个孩子组成了很有趣的一个家。

       姥姥家在一条很深的巷子里,四合院里有高高的树。每年夏天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。夏天的晚上,我们举着蜡烛在院子和巷子里捉蝉的幼虫,俗称“知了猴”。黑暗中,那些知了猴从地下的洞里钻出来,爬到树上去,中途蜕去外壳,天一亮就变成知了了。那些外壳,叫“蝉蜕”,留在树干上,迷惑人的眼睛。天黑之后,我们用一点点亮光照着,在地上找知了洞。找到之后拿一根小棍儿戳进去,过一会儿,傻傻的知了猴就会顺着小棍儿爬上来。我们捉知了猴只是为了玩,把他们放在盒子里,看他们如何变成蝉。不过,有一次,我们捉了好多,舅妈拿去扔到她家的咸菜缸里腌了一晚,第二天用油炸了让我们吃。我不敢,没吃。但是表哥说很好吃。

       夏天还有一件事让我们开心,那就是看着姥姥做豆酱。姥姥把黄豆磨成粉,按照一定比例与面粉混合,加水和成团,然后上笼屉蒸成窝头。把窝头掰碎晾干,加一些调料腌制。腌制的过程比较漫长一定要保证通风,为了防灰尘还要盖上纱布。每天把制酱的盆搬到外面院子里,搅拌,观察发酵程度。等发酵的差不多的时候,姥姥会隔几天就用干的小勺舀出一点来尝尝。吃的时候拌上麻汁,很好吃。结果,等酱完全发酵好的时候,已经快被我们吃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关于冬天的记忆,有一件事很深刻。上小学的时候,每天早晨,姥姥按时把我和姐姐叫醒,等我们洗漱好,热腾腾的面条已经上桌了。吃完饭,我们去上学,姥姥去上班。有一天早晨,姥姥匆匆忙忙把我们喊醒,“快点,快点,要迟到了。”迷迷糊糊中起床,来不及吃饭就出门了。外面黑乎乎的,风很大,一脚踩下去,积雪几乎没过脚背。我和姐姐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,到了学校却发现空荡荡的没有人。我们很纳闷,不是要迟到吗,怎么反而来早了,会不会因为今天大雪学校停课了?我有个同学住附近,我决定去打听一下。到了同学家她还没起床,我在那里等她起床、吃饭,然后一起上学。中午姥姥要工作,我们自己在学校买东西吃。晚上回家,姥姥很抱歉地说早晨看错了表,把5点当成6点了。后来她发现自己错了,又做了些吃的送去学校,发现姐姐一个人瑟瑟地站在教室门前,幸亏我还比较机灵,想到去同学家。当时姥姥在百货公司上班,作为元老的她工作不是很忙,但是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,家里家外,忙了、累了、糊涂了也是很正常的。然而,姥姥却因为自己的小小过错导致孩子冒着风雪挨饿内心不安。那种歉意我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  在姥姥家我一直住到小学五年级。那是我小时候最快乐的一段时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